幸無良

世界就像是个巨大的马戏团,它让你兴奋,却让我惶恐。 因为我知道散场后永远是——有限温存,无限辛酸。



  姐姐睁开双眼,在灰色的冬天

  姐姐睁开朦胧的双眼

  姐姐是个美人

  是黯淡天地间,惟一的色彩


  姐姐身体中有一粒种子

  一粒埋在大地深处,等待发芽或枯朽的种子

  种子曾是一个丰硕的果,曾是一朵娇嫩的花

  在那之前很久,或许是另外一粒种子等待未来


  姐姐,姐姐

  我的美人姐姐

  该是勇猛的老虎,有斑斓花纹

  该是优雅的神灵,着翩翩白衣

  在你的土地上精心耕作

  耐心等待收获的欢喜

  而不是滑稽的猴子,粗鲁的莽汉

  嬉闹之后离去,留下伤痕如道路纵横


  美人姐姐呵

  是你为世界而生还是世界为你而生

  是世界抛弃了你还是你抛弃了世界


  丢弃那粒种子罢,姐姐

  让它化入大地,一条金灿河流从上流过

  或许还有头温顺小鹿,前来啜饮

  眼神胆怯,毛皮光滑


  或者,就让种子发芽,成一只花豹子

  又一个美人,有着洁白而锋利的爪与牙

  世界是她的领地,众生是她的猎物

  血与泪,绘作額上的梅花


  亲爱的姐姐坠入梦境吧,再次

  纯洁、柔软、温暖的身躯

  甜美的气息,微微起伏


  春暖花开,我会唤醒你

  春暖花开,我们去看海


                                                   2009.12.28  晨



六七年前写的那些游戏之作呐,不知道出自什么心态从未放出来给任何人看过,虽说内心是对它们骄傲地不得了。现在看来好多都是满满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感,可还是有几篇自己特别喜欢的。放着落灰太可惜了。


神灵啊,请把少女时期的那份文笔灵气还给我好不好